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魔域文章嗯我进去守啊我随意配个能杀她的战还是容易的魔域sf发布网私520魔域发布网

嗯我进去守啊我随意配个能杀她的战还是容易的魔域sf发布网私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那么巧,我坚信这个椭圆的褐色石头并不是无意的出现在这里的。如此神秘的一个地宫,看似陈设凌乱,但并非是真的凌乱,眼前的一切都只是障眼法而已。

冰糕、小兴、我,我们三个人就这么互相的看着,似乎是想从对方的眼神里询问什么。也或许只是因为这块椭圆的石头是我们唯一找到与众不同的东西,把所有的希望都集聚与此,但又不想那么快去验证。因为只要一得到验证,那么我们是被困,还是被救,就完全没有悬念了。就像唯一的希望,又怕破灭一样。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当小兴小心翼翼的拿起那褐色的椭圆石头,我们来到石室,失望又一次来袭。这种感觉就像是面临一座紧闭的大门,千辛万苦拿到了钥匙,却找不到门锁在哪里。没错,如果说那褐色椭圆的石头是我们希望的话,那么现在希望已经破灭了一半,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这块石头给帮助我们什么。光滑的墙壁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缝隙,按照我们副本的线路,接下来应该是将椭圆石头放到某个指定的位置,然后开启下一关。可是现在我们找不到与此相应的步骤,将如何进入下一个关卡呢?

失望、烦躁、焦急、怨气,全都聚集了起来,小兴发起了无名火。

看着眼前的境遇,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在石室内来回渡着步子,看的我也超级的心烦。可此时我也不敢多说话,只有冰糕还是比较冷静的在光滑的石墙上一寸一寸的敲击摸索,希望能有点线索。

可是谁也知道,那机会是非常的渺茫。突然小兴爆发了心中的怨气骂了起来,虽然我听不懂他在骂什么(家乡话骂人),但也猜到应该是怪冰糕提议去捡田螺,怪我管不住好奇心非要过那木桥,也怪自己的鲁莽,下了地宫。看他的情绪越来越激烈,额头上筋都暴青起来,满脸通红,虽然我也感觉很无辜,但是我还是不敢说什么。冰糕看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他觉得此时不管说什么也只会更加刺激到他。

可是,就算我们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小兴的情绪已激烈到了极点。

他拿起手中的褐色椭圆石头看了看,冷笑一声,突然用力的摔向坚硬的墙壁。这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冰糕见状立马飞身过去想接住,可是已经来不急了。我呆住了,看着小兴的动作,只是以为看错了,他怎么……他怎么可以把唯一的希望毁灭呢?

小兴也呆呆着看到自己的杰作,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闯了大祸,不知所措的望着被摔的粉碎的褐色石头。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几乎死一般的安静,都在默默的看着被摔碎的石头。

似乎在等它能从地上飞起来,慢慢的还原一样,可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取而代之的是,石头的粉末慢慢飞扬了起来,慢慢的从地上徐徐向上,逐渐弥漫在整个石室的空气中,能见度本就非常弱的石室,看起来像似被笼罩了一层褐色的雾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我们都那样默默的站着,看着,直到从我身后传来“哗哗”的铁链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巨响,身后的墙壁裂开了一条巨缝,从地面一直延伸到顶。被缝隙分开的墙壁缓缓的向两边退去,退出了一条可以通行的路。

然而,不知是刚刚的惊吓,还是神经过度的劳累,我觉得眼前开始一片模糊,四肢无力,慢慢的往地上倒去。

最后在模糊的视线中看到,冰糕也已倒在了地上,来不急看看小兴的情形,已不醒人事。

  • 魔域依照目前的比率阿根廷或是德国队进军决赛其支持者都将
  • 最新魔域
  • 魔域变态sf但是它却不是永恒的真理
  • 想当初我和杨子之夜小不点是最早玩儿魔域的一直很专注升级打
  • 然后大吼我不会输给你的等我赢了你我就离开
  • 魔域发布网站,魔域网
  • 魔域发布网
  • 她回来了 我的心乱了  谁才是站在输出巅峰
  • 私服你我都不舍得放手再次在魔域重逢两颗心靠的更近彼此却已经
  • 题记喜欢这款游戏一是受哥哥影响虽然他现在
  • 据说每一个霹雳娇娃都拥有独一无二的反恐信物接
  • 魔域兄弟情深魔域赠予大家的不仅仅是激情四射的
  • 魔域在历经神域争霸的跨服火爆之后广大新老玩家对于魔域
  • 但是现在的魔域尤其是正式版本的物价下滑的速